小故事大智慧

每天花數分鐘讀一篇我們為你揀選的短篇故事吧~希望能為你庸庸碌碌的緊迫生活帶來一些有趣及反思的空間。

App store Play store

Recent Posts

鮮花與果實

有一位青年人,看到老年人時總是一副厭惡的表情。他討厭老年人的蒼老、遲鈍和醜陋。一天,青年人抱著一盆鮮艷的菊花走進家門,放在陽臺上。然後對正在看書的父親說:“爸爸,我們青年人就像這怒放的鮮花一樣,洋溢著生命的活力。而你們老年人就如同秋天的樹葉,漸漸枯萎,隨風雕落。”父親拿起茶幾上的一枚核桃托在掌心,對兒子說道:“你說的不錯。但我認為老年人更像我手中幹皺的果實,如果年輕人像鮮花的話。鮮花把生命綻放在美麗的花瓣上,而果實,卻把生命凝聚在盔甲之內。”兒子仍不服氣:“如果沒有鮮花,哪裏來的果實?”“是啊!所有的果實都曾經是鮮花,然而,並不是所有的鮮花都能夠成為果實!”大道理:生老病死是每一個人都無法逃避的自然過程。生命從始到終到是精彩的,老人就好比西天的落日映染出絢美的彩霞。沒有落日,何來朝陽。

彈琴,補鞋

德國一位著名德鋼琴家應一味素不相識的富翁的邀請,前去參加他的一個宴會。宴會中,富翁請鋼琴家為大家演奏一曲,鋼琴家勉強彈了一曲。後來,鋼琴家得知富翁是一個暴發戶,以前是一個皮鞋匠。一次,鋼琴家也舉行宴會,他邀請了一些名流,還邀請了暴發戶和上次在他家參加的一些闊少和小姐們。飯後,鋼琴家捧出一雙破舊的皮靴,讓暴發戶為他補補。暴發戶不解,問:“你這是什麽意思?”鋼琴家說:“我是鋼琴家,你是皮鞋匠。上次我在你家的時候,你讓我拿出我的看家本領。這次你到我家來了,你難道不願意讓大家欣賞一下你的看家本領嗎?”大道理:讓別人做他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時,一定不要強求。站在他人的角度上想一想,自己假如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比別人更難堪。

紅豆粥

從前有個孩子的父親死了不久,一天在家裏煮紅豆粥吃。鄰居過來看見後就說:“你這個小孩真是不孝啊!你父親剛剛去世,你怎麽就吃上紅豆粥了呢?”小孩覺得莫名其妙,就問她:“我吃紅豆粥怎麽就不孝了?”“紅豆粥是紅的,紅色是喜慶的顏色,難道你還慶祝你老爸死了啊?”鄰居說完連連嘖嘴。小孩瞥了她一眼反問道:“照你這樣說,你天天吃白米飯,都是家裏死了人辦喪事啊?”大道理:生活中有著太多的陳規俗套,很多人迷陷其中,甚至什麽事情都要牽強附會上這些“規矩”、“傳統”。就把它當作靜靜飄落在身後的秋葉吧,不要因它而耽擱了我們前行的腳步。

聰明的奶媽

從前有個非常刻薄的財主。到了要發薪水的日子,他想要把仆人們的工錢都扣了,而他們又沒什麽話好說。到了年終的時候,財主把所有的仆人召集在一起,對他們說:“今天,我很高興,你們在我這裏工作了一年時間,辛苦大家了。為了表示我的謝意,誰要是說出一件我沒聽過的事情,我就賞給他二百兩銀子,否則,全年的工錢都沒了”一個小丫環開口了:“我家以前有只雞一天生了6個雞蛋,有4個還是雙黃呢!”“哈哈,我還見過一天生10個雞蛋的母雞呢!工錢抹了。”財主說,一個長工站出來說:“我家後山上有一棵能結出8種不同果子的樹,一年四季都在開花。”“嗨,別說啦,長12種果子的樹我都見過。工錢抹了。”財主一邊揮著手說。老財主一口一個“見到過,聽說過”。大家的工錢都被扣了。只有奶媽一直沒動,她知道財主這是“軟刀子殺人”。她最後一個站出來:“奴家姓李,小時候,奴家的祖父告訴我,說您的祖父曾借過我祖父500兩銀子,讓您來還。這您一定聽說過吧?”“胡說,”老財主說:“我祖父怎……”老財主急忙打住又改口道:“沒聽過!”只好給了奶媽二百兩銀子。奶媽把二百兩銀子平分給大夥兒,每個人得到的比一年的工錢還要多。大道理:再強大的敵人也有他的弱點,用我們的智慧,給予他致命的一擊。

空瓶喝酒

從前有位財主十分貪婪:每次吩咐別人辦事時都想在別人身上占些便宜。有一天,財主派一名長工去買酒,可是又不給長工買酒的錢,長工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便問道:“老爺,沒有錢怎麽能買到酒呢?”財主怒色道:“花錢買酒誰不會呢?要是你能不用錢就買回酒,那才是有本事呢!”財主這分明是要長工自掏腰包買酒給他喝。這位長工機智過人,他知道如何反擊,於是他一言不發地拿著酒瓶出去了。時間不大,長工拿著空瓶回來,他走到財主身邊說:“老爺,酒買回來了,你慢慢喝吧!”財主拿過酒瓶一看,裏面空空如也,頓時大發雷霆:“豈有此理,你是怎麽給我辦事的?酒瓶空空,叫我喝什麽?當心我扣你一半的工錢!”那位長工不慌不忙慢悠悠地說道:“老爺,酒瓶裏有酒誰都會喝,你要是能夠在空瓶裏喝出酒來,那才是真有本事呢!”財主氣得直翻白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大道理:財主不給長工錢就讓他去買酒,而長工以牙還牙把空酒瓶給財主喝,讓財主也無話可說。

蒲松齡駁權貴

清代大文學家蒲松齡雖然一生窮困潦倒,但他卻是剛直不阿,滿腔正氣。一天,蒲松齡身著布衣應邀去一個有錢人家赴宴。在席上,一個穿綢裹緞的矮胖商人陰陽怪氣地問:“久聞蒲先生文才出眾,怎麽總也不見先生金榜題名呢?”蒲松齡微微一笑,說:“對功名我已心灰意冷,最近我已經棄筆從商了。另一個滿身綾緞的瘦高的官吏故意裝出很吃驚的樣子說:“經商可是挺賺錢的。可蒲先生為何衣著平平,是不是血本無歸呀?”蒲松齡嘆了口氣說:“唉!大人您說得不錯,真是未蔔先知呀,我最近跑了趟登州,碰上從南洋進來的一批象牙,許多都是用綾緞包裹,也有極少數用粗布包的,我原來以為綾緞包的會名貴一些,所以就多要了些,只要了少許粗布包的。可誰料帶回家一看,咳!綾緞包的竟全部是狗骨頭,粗布包的倒是真正的象牙。”權貴們聽後心照不宣,一個個畢恭畢敬,默默無言。大道理:蒲松齡面對權貴們的諷嘲,巧用比喻,將自己比喻成象牙,而那些權貴自然就成了狗骨頭。

別買這衣服

凱特小姐坐在公園長凳上看書,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附近總是盯著她,弄得她無心看書,又不想就這樣走開。於是迎著他的目光,不緊不慢地說:“先生我想,你大概覺得我這身衣服挺好看,想給你妻子買一套是吧?”中年男子尷尬的一笑:“是的,是的。”“那我勸你別去買,”凱特冷冷地說,“穿這種衣服,不三不四的男人會找借口跟你妻子搭訕的。”中年男子窘態百出,落荒而逃。大道理:當遇到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應該先制造一個套子讓他鉆進來,然後再對其進行打擊。

把機會讓給別人

曾經有一位美國婦人這樣對林肯說:“總統先生,你必須給我一張授銜令,委托我兒子為上校。先生,我提出這一要求,並不是在求你開恩,而是我有權利這樣去做,我是當之無愧的。先生,我祖父在列克星敦打過仗;我父親在新奧爾良打過仗;我叔叔是布拉斯堡戰役中惟一沒有逃跑的士兵;我丈夫戰死在蒙特雷。”林肯有些為難,他想了想,對婦人誠懇地說:“夫人,我想,你們一家為報效國家已經做得夠多了,現在是把這樣的機會讓給別人的時候了。”大道理:面對這一位一家人都勞苦功高,但又恃功要官的人,如果嚴正拒絕實在有些不近人情;而若答應她,又不符合制度,林肯最終還是憑著巧合圓滿地解決了難題。既拒絕了對方,又避免傷和氣。

神鹿之死

日本的奈良有座春日神社。由於神社將鹿奉為神明,因此這個神社養著許多鹿,而這些鹿正是造成當地居民惶惶不可終日的原因。假如鹿不幸死在誰家的門口,神社就會給那家處以亂石擊打的可怕刑罰,根本沒有任何辯白的機會。村裏的人每天提心吊膽,生怕該死的鹿有一天會死在自家門口,招來橫禍。一天,一戶賣豆腐的人誤以為進屋偷吃豆渣的鹿是鄰家的狗,一棒將其打死。自然賣豆腐的夫妻註定要被神社告到衙門,恐怕是死罪難逃了。當時奈良的地方官叫板倉,他與賣豆腐的夫妻私交很深,知道他們是老實厚道的人,一心想幫他們一把。終於到了審判的日子。板倉端坐在臺上,指著鹿的屍體,一口咬定那是一條“狗”,神社的官吏急忙道:“老爺,請您仔細看一看,這分明是神鹿啊!”“是嗎?是鹿得有犄角吧?”“啊,這雖然是公鹿卻沒有角,因為公鹿的角過了交配期都是要被切斷的。”“是嗎?那我問你,你們春日神社有多少耕地,年產量大約有多少?”“啊,一年大約可收三千石吧。”“那麽,這屍體更是千真萬確的狗了。年收三千石的神社難道會缺了吃的嗎,以致神鹿跑農家來偷吃豆渣?”聽了這話,神社的官吏不禁面如土色,不知所措。但他也不好就此敗下陣來。“可是,這賣豆腐的殺死的分明是神鹿啊,一定要判以重刑的。”板倉尖銳地反唇相譏道:“那好,我問你,那三千石的收獲中一定包括鹿的飼料吧?那麽,你能給我寫出三千石的明細嗎?”神舍的官吏被說的啞口無言了。大道理:板倉抓住神舍官吏的弱點,然後進行攻擊,由於神舍官吏有所顧及,投鼠忌器,因此原本應該穩操勝券的他卻失敗了。

體面下臺

韓國動亂時期的人事任用大都是出於政治考慮。因此,原本對國防一無所知的李超鵬擔任了韓國的國防長官,結果,他上任後,處理諸多問題時猶豫不決,很不得力,總統李承晚下決心拿掉他。這時,李起鵬的妻子出面了。李承晚見李超鵬的妻子樸馬麗亞眼中滿是怨恨的目光,急忙對她說:“我看你丈夫健康情況比較差。要知道,人,最重要的不是身體嗎?因此我是有意讓他休息休息的。”李承晚巧妙地用健康原因掩飾了諸多不便說出口的話。可是,樸馬麗亞並未被說服,反唇相譏道:“我覺得他還沒到不能工作的程度。”李承晚微笑著說:“其實,他真的一個勞苦功高的國防長官。我任用他使國家得到了不少好處。你也知道,許多大事件都是由他出面才得以圓滿解決的。可是,即使他非常能幹,如果我抓住他不放,讓他疲於奔命,那他的健康又會怎麽樣呢?肯定會積勞成疾的,你說是不是?”樸馬麗亞面對一再強調李起鵬是體面下臺的李承晚,再也無話可說了。大道理:李承晚以關心李起鵬的健康為由,讓他下臺,縱使樸馬麗亞心裏不高興,可又有什麽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