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智慧

每天花數分鐘讀一篇我們為你揀選的短篇故事吧~希望能為你庸庸碌碌的緊迫生活帶來一些有趣及反思的空間。

App store Play store

Recent Posts

最敬業的廁所清潔工

這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日本。 故事主角,是一個利用假期到東京帝國飯店打工的女大學生。 女大學生在這個五星級飯店裡所分配到的工作是洗廁所。 當她第一天伸手進馬桶刷洗時,差點當場嘔吐。 勉強撐過幾日後,實在難以為繼,決定辭職。 但就在此關鍵時刻,大學生發現,和她一起工作的一位老清潔工,居然在清洗工作完成後,從馬桶裡舀了一杯水喝下去。 大學生看得目瞪口呆,但老清潔工卻自豪自在地表示,經他清理過的馬桶,是乾淨得連裡面的水都可以喝下去的! 這個舉動給大學生很大的啟發,令她了解到所謂的敬業精神,就是任何工作,不論性質如何,都有理想、境界,與更高的品質可以追尋;而工作的意義和價值,不在其高低貴賤如何? 卻在於從事工作的人,能否把重點放在工作本身,去挖掘或創造其中的樂趣和積極性。 於是,此後,再進入廁所時,大學生不再引以為苦,卻視為自我磨練與提昇的道場,每清洗完馬桶,也總清晰自問:「我可以從這裡面舀一杯水喝下去嗎?」 假期結束,當經理驗收考核成果,女大學生在所有人面前,從她清洗過的馬桶裡舀了一杯水喝下去! 這個舉動同樣震驚了在場所有人,尤讓經理認為這名工讀生是絕對必需延攬的人才! 畢業後,大學生果然順利進入帝國飯店工作。 而憑著這簡直匪夷所思的敬業精神,三十七歲以前,她是日本帝國飯店最出色的員工和晉升最快的人。 三十七歲以後,她步入政壇,得到小泉首相賞識,成為日本內閣郵政大臣! 這位女大學生的名字叫野田聖子。 直到現在,這位現年四十四歲、被認為極有潛力角逐首相大位的內閣大臣,據說每次自我介紹時總還是說:「我是最敬業的廁所清潔工,和最忠於職守的內閣大臣!」

你正在比嗎?

1∼4歲  比可愛 5∼7歲  比聰明學藝(幼稚園) 8∼12歲      比成績(國小) 13∼15歲 比cool(國中) 16∼18歲 比帥(高中) 19∼22歲 比女友(大學) 23∼24歲 比體力(當兵) 25歲   比學歷(找工作) 26∼27歲 比汽車 28∼32歲 比老婆 33∼35歲 比小孩 35∼40歲 比事業 41∼50歲 比房子 51∼55歲 比錢 56∼60歲 比媳婦 60∼65歲 比聲望 66∼70歲 比子孫 70∼75歲 比健康 75歲   比老... 在一個講究包裝的社會裡,我們常禁不住羨慕別人光鮮華麗的外表,而對自己的欠缺耿耿於懷。 但就我多年觀察,我發現沒有一個人的生命是完整無缺的,每個人多少少了一些東西。 有人夫妻恩愛、月入數十萬,卻是有嚴重的不孕症;有人才貌雙全、能幹多財,情字路上卻是坎坷難行;有人家財萬貫,卻是子孫不孝;有人看似好命,卻是一輩子腦袋空空。 每個人的生命,都被上蒼劃上了一道缺口,你不想要它,它卻如影隨形。 以前我也痛恨我人生中的缺失,但現在我卻能寬心接受,因為我體認到生命中的缺口,彷若我們背上的一根刺,時時提醒我們謙卑,要懂得憐恤。 若沒有苦難,我們會驕傲,沒有滄桑,我們不會以同理心去安慰不幸的人。 我也相信,人生不要太圓滿,有個缺口讓福氣流向別人是很美的一件事,你不需擁有全部的東西,若你樣樣俱全,那別人吃什麼呢? 也體認到每個生命都有欠缺,我也不會再與人作無謂的比較,反而更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猶記得我那可稱為台灣阿信的企業家姑媽,在年近七旬遁入空門前告訴我:「這輩子所結交的達官顯貴不知凡幾,他們的外表實在都令人豔羨,但深究其裡,每個人都有一本很難唸的經,甚至苦不堪言。」 所以,不要再去羨慕別人如何如何,好好數算上天給你的恩典,你會發現你所擁有的絕對比沒有的要多出許多,而缺失的那一部分,雖不可愛,卻也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接受它且善待它,你的人生會快樂豁達許多。 如果你是一個蚌,你願意受盡一生痛苦而凝結一粒珍珠,還是不要珍珠,寧願舒舒服服的活著? 如果你是一隻老鼠,你突然發覺你已被關進捕鼠籠,而你前面有一塊香噴噴的蛋糕,這時,你究竟是吃還是不吃呢? 早期的撲滿都是陶器,一旦存滿了錢,就要被人敲碎;如果有這麼一隻撲滿,一直沒有錢投進來,一直瓦全到今天,他就成了貴重的古董,你願意做哪一種撲滿? 你每想到一次就記下你的答案,直到有一天你的答案不再變動,那就是你成熟了!!

少與多的管理哲學

開學第一天,教室裡擠滿來選修「領導」課程的學生,這一群兩年後就會變成企業競相爭取的名校MBA,心中難免興奮地等待教授的出現。 教室門被推開後,走進三個人,教授後面跟著一個年輕的陌生人,還有一位則是大家都認識的企業名人,年紀與教授相當,大約都在六十歲左右。 教授先介紹這位年輕的陌生人,說他是去年以第一名畢業的MBA學生;另外這位企業名人則是教授的高中同學,學歷只有高中畢業。 教授說明他今天會請這兩位來賓分別用二十分鐘來說明什麼是「好的領導」,然後要同學寫出這-兩人的差異何在。 第一名的畢業生在短短二十分鐘內引用了五位名人的領導經驗,這五人包括奇異的傑克威爾許,英代爾的安迪葛洛夫,管理泰斗彼得杜拉克,與台灣的郭台銘和張忠謀。聽-來似乎這五人的領導方式便代表著好的領導。 年輕人講完後,很有信心地將麥克風交到這位企業名人手中,企業家微笑說,他本來可以用六個字就說明完「什麼是好的領導」,他語氣停頓了一下,「但是怕教授和同學-說我在混水摸魚,因此必須把六個字講成二十分鐘,希望大家未來不要學我把領導複雜化了」。 「在我四十年的職場歲月中,只是不斷地想做到一個境界:那就是如何讓別人在我的公司上班是出於『心』甘情願,而非出於『薪』甘情願。雖然只差一個字,我卻練習了-四十年。」 「要做到『薪』甘情願比較簡單,有一套健全的管理制度就辦得到,但要做到讓別人『心』甘情願,就必須要讓員工從心底接受你,所以我才認為,領導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領導等於做人』這六個字而已」。 「我把職場分成從什麼都不懂、初階主管、中階主管、高階主管、老闆五個階段,為了把人做好,我不斷在每一階段練習一件事,因此總共要練習五件事,雖然只有五件事-,但它們共花了我四十年的時間」。 在我自己剛畢業,什麼都不會的時候,我練習的第一件事是: 少 (不)多(是) 也就是我從不會去問公司給的任務有多困難,我只問自己要如何去達成而已,練習久了,就會感覺到自己正快速地成長。 後來自己變成了初階主管,我練習的第二件事是: 少(說)多(聽) 也就是可以聽的時候我絕對不開口,讓自己不斷學習如何掌握重點與分析邏輯。練習久了,自然學會以後講話只需講重點的智慧 當自己成為中階主管後,我練習的第三件事是: 少(我)多(你) 也就是多想到別人,少想到自己,凡是以別人的角度來想,練習久了,自然培養出更大的雅量。 成為高階主管時,我練習的第四件事是: 少(舊)多(新) 也就是我不再重覆做已經成功做過的事,否則不可能有新的突破,練習久了,就會不斷產生新的創意。 最後當自己變成了老闆,我練習的第五件事是: 少(會)多(讀) 也就是要求自己重新從什麼都不會的階段再開始要求自己,放空自己多閱讀,書讀多了,自然會看到自己還有很多本該謙虛的地方。 老教授最後向學生解說道,他今天之所以安排一位沒經驗的管理者,與一位有豐富經驗的管理者來對比,主要目的是想讓學生親身感受一個簡單的事實,若想將自己變成一-位成功的領導者,那就請先要把人做好。

欠債or報恩

越洋電話裡,我對女兒說:「大姑姑對我說:『當你的女兒很幸福。』」 女兒在倫敦求學快四年了,每年花費我數目可觀的學費和生活費,她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姑姑說的,一點沒錯。」 我說:「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你很多,所以這輩子還你。」 女兒笑答:「爸,說欠債很難聽耶,說報恩比較好啦!」 「什麼?我報你的恩,有沒有搞錯?」我不以為然。 「現在你報我的前世恩,等你老了,我再報你的今世恩。」 「這什麼話?」我還是不以為然。 「爸,報恩比較好聽啦,欠債多難聽。」 「嗯,好吧。……報恩就報恩。」我不再和她計較。 事後,我把女兒的想法告訴太太,太太不置可否;太太再轉述給老丈人聽,老丈人聽完後大笑說:「嗯,有意思。」 結婚以前,父親就對我說:「夫妻是相欠債,婚後要互相容忍。」 結婚以後,我謹記父親的教誨,一個家倒也經營得融洽和諧。但是,人吃五穀雜糧,事情難免有不順遂的時候,彼此情緒失控,也所在多有。 「就算我上輩子欠你的好了。」氣話有時難免脫口而出。 「我才上輩子欠你呢!要不然,為什麼都是我在做?為『你家』做到死?」忿怒的回應可想而知。 事後想想,太太的話並沒錯。嫁到我家來,她的確是為我家完全付出。 不過,說「相欠債」這種話,還是令人心很不安,是不是債還完了,大家彼此就可以一走了之?或者,一輩子都還不完債,永遠陷在還債深淵裡? 我們這一代,常常動不動就被灌以「父母子女相欠債」或「夫妻是相欠債」等觀念,根深柢固。 因為這種彼此欠債的觀念,債主和債權人的關係,自然好不到哪裡去,大家因此都背債背得好辛苦。 「相欠債」的觀念實在很負面,不夠積極。 如果改變這種負債的減法觀念,變成彼此報恩的加法觀念,會不會比較好呢? 女兒的一席話,讓我陷入沉思。 前些日子讀佛書,經書上說:「每一個人是每一個人的菩薩,父母是子女的菩薩,子女也是父母的菩薩。」 對呀!我恍然大悟。既然彼此是彼此的菩薩,彼此報恩,當然是天經地義的事。 如果不說「夫妻是相欠債」或「父子是相欠債」,而是說「夫妻是相報恩」和「父子是相報恩」,不是比較正面,比較積極嗎? 既然彼此是來報恩的,當然心中會常懷感激,態度自然就會謙恭有禮,自然就會口吐蓮花,不出惡言。 說一輩子相欠債,好像永遠沒有還完的時候,多痛苦哇! 觀念轉變,原來只在一念之間。 好的觀念是加法,是正數;不好的觀念是減法,是負數。好的觀念砥礪我們的品格更上一層樓,不好的觀念詆毀我們的人生每下愈況。 我們不僅要把父母當恩人看待,也要把太太丈夫當恩人看待,甚至把子女都當作恩人,我們是來報恩的,報的人感恩,受的人歡喜。 我的心因此豁然開朗。 謝謝你,女兒。

九九一族

有位國王,天下盡在手中,照理,應該滿足了吧,但事實並非如此。 國王自己也納悶,為什麼對自己的生活還不滿意,儘管他也有意識地參加一些有意思的晚宴和聚會,但都無濟於事,總覺得缺點什麼。 一天,國王起個大早,決定在王宮中四處轉轉。 當國王走到御膳房時,他聽到有人在快樂地哼著小曲。 循著聲音,國王看到是一個廚子在唱歌,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快樂。國王甚是奇怪,他問廚子為什麼如此快樂? 廚子答道:「陛下,我雖然只不過是個廚子,但我一直盡我所能讓我的妻小快樂,我們所需不多,頭頂有間草屋,肚裡不缺暖食,便夠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是我的精神支柱,而我帶回家哪怕一件小東西都能讓他們滿足。我之所以天天如此快樂,是因為我的家人天天都快樂。」 聽到這裡,國王讓廚子先退下,然後向宰相諮詢此事,宰相答道:「陛下,我相信這個廚子還沒有成為「九九一族」。」 國王詫異地問道:「九九一族?什麼是九九一族?」 宰相答道:「陛下,想確切地知道什麼是九九一族,請您先做這樣一件事情,在一個布包裡,放進去九九枚金幣,然後把這個布包放在那個廚子的家門口,您很快就會明白什麼是九九一族了。」 國王按照宰相所言,令人將裝了九九枚金幣的布包放到了那個快樂的廚子門前。 廚子回家的時候發現了門前的布包,好奇心讓他將包拿到房間裡,當他打開包,先是驚詫,然後狂喜:金幣!全是金幣!這麼多的金幣!廚子將包裡的金幣全部倒在桌上,開始查點金幣,九九枚? 廚子認為不應該是這個數,於是他數了一遍又一遍,的確是九九枚。 他開始納悶:沒理由只有九九枚啊?沒有人會只裝九九枚啊?那麼那一枚金幣掉哪裡去了? 廚子開始尋找,他找遍了整個房間,又找遍了整個院子,直到筋疲力盡,他才徹底絕望了,心中沮喪到了極點。 他決定從明天起,加倍努力工作,早日掙回一枚金幣,以使他的財富達到百枚金幣。 由於晚上找金幣太辛苦,第二天早上他起來得有點晚,情緒也極壞,對妻子和孩子大吼大叫,責怪他們沒有及時叫醒他,影響了他早日掙到一枚金幣這一宏偉目標的實現。 他匆匆來到御膳房,不再像往日那樣興高采烈,既不哼小曲也不吹口哨了,只是埋頭拼命地幹活,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國王正悄悄地觀察著他。 看到廚子心緒變化如此巨大,國王大為不解,得到那麼多的金幣應該欣喜若狂才對啊。他再次詢問宰相。 宰相答道:「陛下,這個廚子現在已經正式加入「九九一族」了。 「九九一族」是這樣一類人:他們擁有很多,但從來不會滿足,他們拼命工作,為了額外的那個「一」,他們苦苦努力,渴望儘早實現「百」。 原本生活中那麼多值得高興和滿足的事情,因為忽然出現了湊足「百」的可能性,一切都被打破了,他竭力去追求那個並無實質意義的「一」,不惜付出失去快樂的代價,這就是九九一族。」

自愛

其實你誰也不愛,你只愛自己;愛自己的欲望、希望與夢想,我愛這個人是因為我期待他能實現我的理想,一但他的行為與態度與我所要的背道而馳,所有的愛就消失不見,所以我不是愛別人,而是愛自己,只要能認清這點,就很容易去除私念,就能夠走出以自我為中心的習性,所以這是內觀者第一個重要的體會。 我們常在許多時候感嘆世間沒有完美的愛戀與情人,卻忽略了自己要的到底是人還是神明,常常希望著完美浪漫的戀情,卻忽略了浪漫和現實難以相容的部分。 我們常常愛上了感覺,愛上了默契,愛上了浪漫,卻不一定愛這個人。

好話壞話只在一念之間

作者/劉墉 說件「鮮事」給你聽── 有個丈夫跟太太親熱,撫摸著太太,很有情趣地讚美:「妳的皮膚摸起來真細,絕不像四十歲的女人。」 太太笑:「是啊!最近摸過的人都這麼說。」 『啪!』一記耳光。丈夫吼道:「妳最近讓多少人摸過?妳老實招來!」 太太摀著臉,哭著喊:「大家是這麼說啊!每個護膚中心的小姐都這麼說。」 這是真事,但是怎麼看都像笑話對不對?問題是,當你細心觀察就會發現,我們周遭充滿這樣的笑話。 只因為一句話沒說對,就把喜劇變成了悲劇,把眼看就要辦成的好事變成了壞事。 「話」人人會說,只是不見得人人會說話;有話好說,只是不見得人人說好話。 不說好話的道理很簡單──因為他沒有多想一想。 舉個例子: 最近我有個朋友,在他新居的後院搭了間工具房。 那工具房是買現成的材料,再自己拼裝的,專門用來放剪草機、鏟子、鋤頭這些整理花園的工具。 可是我這朋友興高采烈地才拼裝到一半,他的鄰居竟然隔著牆喊:「你亂蓋房子,是違法的。」 我這朋友氣極了,跑到建管處去問,得到的答案是蓋十呎乘十呎以內的工具屋,不違法;只有超過,才違法。 他回去量了量自己買的工具屋,是十呎乘十二呎,多了兩呎,於是拿去退掉,換成合法的尺寸。 工具屋搭好了,他跑來對我說:「我非要去糗糗我那鄰居不可,我要告訴他中國人不好欺負,我去政府單位問過 了,現在搭的絕對合法,歡迎他去告!」 「你何必這麼說呢?」我勸他:「您何不換個方式,對他說『真是謝謝你,幸虧你提醒我,不然我的工具屋多了兩呎,因為違法得拆除,就白蓋了。』 你不是照樣讓他知道你去問過政府單位,現在是合法建築了嗎?」 朋友想了想,覺得有理,照辦了。結果不但沒有得罪鄰居,還交上了好朋友。 再說個故事。 有個人和他太太為了一點小事吵架,要離婚,起因居然不但不是壞事,還是好事。 那一天,他太太買到一條上好的石斑魚,特別打電話到辦公室:「你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打個電話回來,我好下鍋蒸,這石斑魚,多一分鐘少一分鐘都不成。」 那太太想得很好,丈夫出門,她蒸魚,丈夫進門,正好上桌。 偏偏她丈夫下班的時候,才打完電話,說要出門了,就碰上個客戶突然造訪,耽誤了二十分鐘。「糟了!」送走客戶,丈夫心想,趕緊又撥個電話回家:「對不起,臨時有事,現在才能走。」 太太一聽,在那頭跳了起來:「什麼?你還在辦公室?你不知道魚涼了不好吃嗎?你知道這條石斑魚多少錢嗎?」 丈夫沒多吭氣,匆匆忙忙開車回去,一路想,一路急,加上晚了,餓,胃都急疼了,路上還差點撞了人。進門沒好氣地說一句:「魚涼了就涼了嘛!熱熱不就得了?」 太太也沒好氣:「你是沒命吃好魚,以後給你吃涼的。」 兩個人當然「吵翻了」,拉開嗓子吼,把孩又都嚇哭了,一條好好的石斑魚,放在桌上,誰都沒吃,還差點離了婚。 你說,他們是會說話嗎? 如果那作太太的,能像我那搭工具屋的朋友,換個角度說:「別急!別急!魚涼了,微波爐熱一分鐘就成了,開車小心點,我們等你。」 那丈夫不是會感激老婆的體貼嗎? 會說話與不會說話,常在那一念之間。 一念之間,他懂得忍、懂得退一步想,想想壞話怎麼好說,狠話怎麼柔說,就可能有個喜劇的結局。 那一念之間,他毫不考慮地脫口而出,則可能是個悲劇的結尾。 雖然許多人讚美我口才好,但是我從不這麼認為,而且覺得自己年輕的時候總是說錯話。即使到今天,我每天晚上還是常把白天說的話想一想,檢討一下,是不是有不妥當,或者「有更好的說話方法」。 正因此,在這本書裡我提出的案例,都是最真實的,發生在大家身邊的小事。而由那些小事裡,常能見到大學問;由那些簡單的話語中,常能觸及心靈的深處。

知人難,相知相惜更難

在「呂氏春秋」有一段,講孔子周遊列國,來到陳國與蔡國之間,因兵荒馬亂,旅途困頓,三餐以野菜果腹,大家已七日沒吃下一粒米飯。 有一天,顏回好不容易要到了一些白米,就下鍋煮飯,飯快熟時,孔子看到顏回掀起鍋蓋,抓些白飯往嘴塞,孔子當時裝作沒看見,也不去責問。 飯煮好後,顏回就請孔子進食,孔子就假裝若有所思地說:「我剛才夢到祖先來找我,我想把乾淨還沒人吃過的米飯,先拿來祭祖先吧!」 顏回頓時慌張起來說:「不可以的,這鍋飯我已先吃一口了,不可以祭祖先了。」 孔子問:為什麼? 顏回漲紅臉,囁囁地說:「剛才在煮飯時,不小心掉了些染灰在鍋裡,一些染灰的白飯,丟了太可惜,只好抓起來自己先吃了,我不是故意把飯吃了。」 孔子聽了,恍然大悟,對自己的觀察錯誤,反而懷疚,抱歉地說:「我平常對顏回已經最信任,但仍然還會懷疑他,可見我們內心是最難確定穩定的,內心的自我判斷,有時還會錯誤,弟子們大家記下這件事,要瞭解一個人,還真是不容易啊!」 所謂知人難,相知相惜更難。 逢事必從上下、左右、前後各個角度來認識辨知,我們主觀的瞭解觀察,只能說是片面,只是真相的千分之一,單一角度判斷,是不能達到全方位的觀照。

買東西,為何不說買南北 ?

南宋理學大家朱熹, 在未出仕前,家鄉有叫盛溫和的好友, 此人亦是博學多才的人, 一天兩人相遇於巷子內,盛手中拿著一個竹籃子, 朱熹問他:「你去那裡?」 盛回答說:「我要去買點東西。」 朱熹是以窮理致知研究學問的人, 他聽盛的話,很好奇, 隨即問道:「你說買東西,為什麼不說買南北呢?」 盛溫和反問朱熹:「你知什麼是五行嗎?」 朱熹答:「我當然知道,不就是金、木、水、火、土嗎?」 盛說:「不錯,你知道了就好辦,現在我說給你聽聽,東方屬木,西方屬金,南方屬火, 北方屬水,中間屬土。我的籃子是竹做的,盛火會燒掉,裝水會漏光,只能裝木和金, 更不會盛土,所以叫買東西,不說買南北呀。」 朱熹聽後唉了一聲說:「原來是這樣!」

何時磨利鋸子

某人很吃力地在鋸一堆木頭,因舊的尚未鋸完,新的又送來,致愈堆愈多, 不得已只有再三延長工作時間。 有人好心提醒他:「因為鋸子鈍了,所以效率甚差,只要將鋸子磨利,即可改進日益惡化的情況。」 該人頭也不回答:「工作都忙得做不完了,那有時間磨鋸子?!」 好心者仍不死心,問道:「那你何時有空磨利鋸子?」 該人有氣無力應道:「等我鋸完這堆木頭再說。」 看起來像是個笑話,但在企業內類似情況比比皆是:某企業總經理慨嘆現有幹部多不勝任,必須加強教育訓練,乃責成人事單位籌辦。 人事單位如火如荼地趕出了課目、講師、時程送核。 結果總經理批示:目前旺季趕貨,為免影響產銷,宜延至淡季再辦。 到了淡季,人事單位又原案送呈。孰料,總經理只批示:緩議。並末說明理由。 人事單位由高階主管囗中隱約得知原意竟是:生意不好,獲利衰退,那有閒錢辦訓練? 原來,許多企業對教育訓練的重視,不過是心血來潮的囗號罷了,又如何能怨人才不濟與不繼呢? 某工廠一直延誤交貨,但訂單不但末超過產能,每月實際產量不過產能的 60%多,令老闆十分不滿。而廠長一貫的理由為「機器故障率太高」。 老闆終於按捺不住,責問廠長:「為何不徹底檢修機器,降低故障率?」 廠長一副無奈狀,攤手道:「趕貨都來不及了,連假日都在加班,那能停機檢修?」 老闆質疑道:「不是可利用夜間下班時閒檢修嗎?」 廠長委屈道:「白天連加班已累了一天」 老實說,就算白天班斷然停機檢修也值得。 癥結在有沒有心根本解決交期延誤的問題;否則,所有解釋都是自欺欺人的藉囗。 不少人為了進修,買了不少好書,也希望能靜下來詳細批讀,故置於書櫃,並下定決心:「有空時,要好好讀一些書。」 於是,書愈買愈多,時間卻愈來愈少,永遠抽不出空讀書。 有什麼事比先磨利鋸子更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