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智慧

每天花數分鐘讀一篇我們為你揀選的短篇故事吧~希望能為你庸庸碌碌的緊迫生活帶來一些有趣及反思的空間。

App store Play store

Recent Posts

將詩投入烈火

一位詩人作詩作得十分蹩腳,但他卻孤芳自賞,自我感覺十分良好。一次,他滿懷熱情地去詢問一位讀者對他詩的看法:“您是否認為,我應該在我的詩中投人更多的激情的火焰?”讀者說:“不,我認為您應當把您更多的詩,投入到熊熊烈火之中。”大道理:讀者把詩人“在詩中投入熊熊烈火”的句子顛倒為“把詩投入烈火中”,它隱含了讀者對詩人的蹩腳詩的強烈不滿,具有強烈的諷刺意味。

幸好和我結婚

有一次,市長和夫人去視察建築工地,這時,一個頭戴安全帽的工人沖著市長夫人大聲叫喊起來:“夫人,還記得我嗎?讀高中時我們常常約會呢?”事後,市長打趣地說:“你嫁給我算你運氣好,本來該是建築工人的老婆,而不是市長夫人。”夫人反唇相譏:“你應該慶幸和我結了婚,要不然,市長就該他當了。”大道理:市長夫人見市長炫耀自己的地位,巧妙地將角色對換了一下,以自己為中心,掩蓋了市長的高傲態度。

毒蟲盤踞衙門

從前有一個師爺由於作惡太多,因此人們都稱他為惡師爺。有一次惡師爺患了牙痛病,去求醫診治。醫生見他來治病,便說:“你嘴裏邊有一條象赤練蛇一樣的毒蟲,—定要捉去這條毒蟲,牙疼才能好。”惡師爺驚奇地說:“這怎麽可能呢?我的嘴裏怎麽會有這麽大的毒蟲?”醫生說:“大倒不大,但卻不能小看了它。它盤踞在牙(衙)門裏,吃人膏血,吸人骨髓,比赤練蛇還惡毒呢!”惡師爺聽了知道這是醫生在罵他,病也不治趕緊就跑了。大道理:醫生利用“牙”與“衙”諧音的特點,巧妙地罵了那個作惡多端的惡師爺。

排隊買酒

戈爾巴喬夫任職期間曾提倡民眾戒酒,可是收效甚微,他承認這種作法的確有點“不得人心”。有一次,戈爾巴喬夫接見一批作家,會見中,對他們說了一件有關戒酒的趣事:在一家酒店的門口,許多人排成長隊,為了能買到稀有而又昂貴的伏特加酒,站在長隊末尾的一位酒鬼等得實在不耐煩了,氣急敗壞地抱怨這種情況太使人氣憤,於是轉身就走,揚言要到克裏姆林宮去把戈爾巴喬夫幹掉。可是,時間不大,他又轉悠著回來了,重新排在長隊的末尾。一個排隊的人問他:“嘿!老兄,將戈爾巴喬夫幹掉了沒有?”末尾的那位嘆息著說:“咳!你就甭提了,想把戈爾巴喬夫幹掉的人也排成了隊,那個隊比這兒還長!”大道理:隊伍末尾的那位朋友一句巧妙的話給自己醉酒時說的大話找了一個很好多的臺階。

懶漢投親

有位鄉下的懶漢剛剛來到省城,無處投宿,就暫且到已經定居省城的老鄉家裏借宿。早晨起床被子也不疊好,朋友替他疊被。懶漢卻說:“反正晚上要睡,現在何必去疊!”吃過飯後,朋友忙著洗碗。懶漢又說:“反正下頓要吃,現在何必去洗!”晚上,朋友勸他把腳洗一洗,懶漢說:“反正還是要臟,現在何必要洗!”朋友聽後,就再也沒說什麽。等到第二天吃飯的時候,朋友只顧自己一個人吃,對懶漢置之不理,懶漢問:“我的飯呢?”朋友說:“反正吃了要餓,你何必要吃?”晚上睡覺的時候,朋友同樣只管自己,斜著身子躺在床上,不理懶漢。懶漢問:“我睡哪兒?”朋友說:“反正遲早要醒,你何必要睡!”懶漢這下急了,叫道:“不吃不睡,這不是要我死嗎?”朋友答道:“是啊,反正人總是要死的,你又何必活著?”大道理:自認為聰明的人往往是最愚蠢的,懶漢自作聰明,結果討了苦吃。

畜生不下馬

有個縣官帶著幾個隨從騎著馬到王莊去處理公務,走到一個岔道口,不知應該朝哪個方向走。正巧一個老農扛著鋤頭走來,縣官在馬上大聲問老農:“餵,老頭,我問問你,到王莊怎麽走?”那老農夫頭也不回,只顧趕路。縣官大聲吼道:“餵!老頭,你是聾子嗎?我在問你話呀!”老農停下來說:“我沒有時間回答你,我要去李莊看件稀奇事!”“什麽稀奇事?”“李莊有匹馬下了頭牛。”老夫一字一板地說。“真有這樣的事?馬怎麽可能下牛呢?”縣官疑惑地問。老農認真地回答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怎知道那畜生為什麽不下馬呢?”大道理:老農運用高超的語言藝術,將粗俗無禮的縣官罵了一頓。

了解自己

一個英國出版商想得到大文豪肖伯納對他的贊譽,借以擡高自己的身價。於是他就去拜訪肖伯納。當他看到肖伯納正在寫文章評論莎士比亞的作品時,就說:“啊,先生,您又評莎士比亞了。是的,從古至今,真正懂得莎士比亞的人實在是太少了,算來算去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兩個。肖伯納已明白了他的意思,沒有說什麽。出版商繼續說:“這第一個自然是您肖伯納先生。可是,還有一個呢,您看應該是誰?”“那當然是莎士比亞本人了。”肖伯納說。出版商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悻悻地走開了。大道理:出版商孤芳自賞,原打算得到大文豪肖伯納的贊賞,沒想到他的一腔熱情被肖伯納的一句冷語就澆熄了。

不是這樣

有個為富不仁,欺詐百姓的吝嗇財主患病了,很多人為了避免財主以後找自己的麻煩,都去探望。一天,阿凡提從財主家門前經過,恰好遇上財主的兒子站在門口。兩人正面相遇,財主的兒子向阿凡提說他爸爸生病了,阿凡提不願去探望,就敷衍地問了一句:“您爸爸的病怎樣了?”財主的兒子深感榮幸,立即受寵若驚地回答道:“感謝真主,像您期望的那樣。”阿凡提連忙說:“不是這樣的吧?那為什麽屋裏沒有傳出哀號呢!”大道理:阿凡提真是巧舌如簧,只一句話,就委婉的詛咒了財主。

女傭人智對主婦

有位主婦剛剛雇傭了一位女傭人,第一天,主婦對女傭人說:“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叫你阿蓮,這是從前幫我做事人的名字,我不喜歡改變我的習慣。”女傭人笑著說:“和您一樣,我也很喜歡這種習慣。如此說來,我就可以叫您馬先生了,因為這是我以前的主人。”大道理:女傭人沒有正面駁斥主人荒謬的做法。但她借用女主人的話,巧妙地點明其做法的荒謬性,回敬得既有力又得體。

大人物與嬰兒

一個旅遊團在導遊的陪同下,到某一個歷史名城去參觀。一位遊者問導遊:“請問有什麽大人物誕生在這個大城市嗎?”導遊一下子茫然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但他很快機敏地回答:“不!先生,這個城市裏誕生的都是嬰兒。”旅遊團裏的人們被他的幽默風趣逗得哈哈大笑起來。大道理:導遊面對自己不知道的問題時,非常機敏地以實際的回答轉換問題實質,化解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