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智慧

每天花數分鐘讀一篇我們為你揀選的短篇故事吧~希望能為你庸庸碌碌的緊迫生活帶來一些有趣及反思的空間。

App store Play store

Recent Posts

吃肉的福氣

一個地主買了一塊豬肉,讓長工拿著。長工沒有留神,肉被幾條野狗叼跑了。地主生氣的大罵長工,讓長工把肉追回來,可那幾條野狗早已不見蹤影了,長工無奈地說:“東家,我們長工一年到頭吃不上一回肉,你就一次不吃,這有什麽要緊的呢?”地主怒氣沖沖地說:“你們吃不著肉,是因為你們沒有那個福氣。”長工聽了,不慌不忙地笑著說:“這麽說,剛才那幾條野狗同你一樣有福氣啦?”大道理:長工從地主的話中得出:能吃肉就有福氣,由此推出地主與那幾條野狗都有福氣,有力地諷刺了蠻橫的地主。

蛀蟲在裏面吃

小蘭的男朋友誌偉是獨生子,父母的溺愛使他養成了貪吃偷食的壞習慣,起初,小蘭並不以為意,以為這是年輕時一種正常的反應。可是,經過仔細觀察方才發現自己的判斷錯了,誌偉不但在自己家裏愛偷吃食物,而且在與她外出應酬時,也時常趁人不註意的時候偷偷跑到廚房去偷吃。有一次過節,小蘭的父母讓小蘭把誌偉請到家裏來做客,她的幾個弟妹陪他打牌到正午時分,誌偉提出上洗手間,機靈的小蘭不動聲色地尾隨其後觀察他的行蹤。果然,誌偉的壞毛病又犯了,他跑到廚房與小蘭的母親套近乎,聲稱餓了,於是隨手抓了一塊雞肉就往嘴裏塞。等誌偉回到牌桌上後,小蘭提出讓他參觀一下弟弟新買回的家具。誌偉看後,不禁贊美道:“哎呀,這套家具好漂亮噢,好像還是最流行的紅木組合哩。”“漂亮倒是漂亮,只可惜有幾件被蛀蟲蛀壞了!”小蘭很惋惜地說。誌偉聽了急忙問:“蟲子在哪裏,我來幫你們處理。”小蘭微笑著說:“它在裏面吃,外面的人怎麽會知道呢。”誌偉羞愧地低下了頭。大道理:小蘭一語雙關,表面上看來是說蛀蟲躲在木材裏面偷蝕家具,實際上是批評誌偉喜歡偷吃食物的壞毛病。小蘭的批評相當含蓄委婉,易於接受。

教蟑螂遊泳

一位老教授和朋友到餐廳用餐,竟然在湯裏發現了一只死蟑螂。老教授的朋友覺得非常惡心,怒氣沖沖得把服務生叫過來,堅持要找老板談談,服務生無可奈何,只好跑進廚房去找廚師。廚師急忙趕過來,看到湯裏的蟑螂,驚慌不已,在圍裙上用力揉搓雙手,慚愧的滿臉通紅,聲音顫抖地對他們說:“對……對不起,我願意補償你們,這頓飯就由我請客,而且另外再奉上好湯和點心。請不要對我們老板說,好不好?不然我會被解雇的。”老教授見廚師那可憐的樣子,有些於心不忍,於是拍了拍朋友的手背,對廚師說:“不用了,不過,下次你要是看見蟑螂想爬進湯碗裏,要先教會他遊泳,不然就得丟給它救生圈。”朋友一聽這話,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緊張的氣氛也緩和了下來。大道理:當遇到這樣尷尬的局面的時候,不妨灑脫一點,一笑了之。

地主長人皮

一天夜裏下了一場大雪,第二天清晨,一個長工披著羊皮在地主的院子裏掃雪。地主起床後,看到此種情景,想趁機取笑長工:“嘿,窮小子,你身上怎麽長出了獸皮?”長工笑答:“嘿,主人,您身上什麽時候長出了一張人皮?”大道理:長工只置換了一個字,將“獸皮”換成了“人皮”,就讓地主放出的惡語回敬了他自己,讓他自討沒趣,反受其辱。

小男孩買面包

有個小男孩在一家面包店買了一塊兩便士的面包。他覺得這塊面包比平時買的要小很多,便對老板說:“你不認為這塊面包比往常的要小些嗎?”“哦,沒關系。小一些,你拿起來不就輕便些了嗎。”“我懂了。”小男孩說著,就把一個便士放在櫃臺上。然後轉身就朝店外走,老板叫住他:“餵,你還沒有付足面包錢呢!”小孩有禮貌地說:“哦,沒關系。少一些,你數起來就會比較容易。”大道理:老板用“小一些,拿起來就輕便些。”回答小孩;而小孩很機靈地少付一便士,理由是“少一些,你數起來就容易些。”這個小男孩用以牙還牙的辦法對付了賣面包的老板。

永久的告別

一位法國的著名幽默作家到一家飯店去吃午飯。飯菜做的沒有味道,作家只吃了一半就不想吃了。作家喊道:“經理先生,請過來。”“先生,您是打算結帳嗎?”“讓我們來擁抱一下吧!”“什麽?”“讓我們來擁抱啊!”“這是為什麽呢?先生。”“要告別了嘛!今生今世恐怕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大道理:這位法圖幽默家用風趣的話強有力地諷刺了飯店的飯菜乏味。

血壓計

商店裏來了一位顧客,他要買一個血壓計給母親作生日禮物,但他覺得價格有點高,便和老板討價還價,精明的老板硬是寸步不讓:“送老人的東西哪能專挑便宜的,要體現出孝心才對。”顧客:“確實有孝心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以這個高價買回去,她老人家的血壓可能就降不下來了,這怎麽能說是有孝心呢?”老板聽後莞爾一笑,終於八折優惠賣給顧客。大道理:精明的老板抓住買壽禮這一點做文章說要有孝心,東西不能太貪圖便宜。機敏的顧客卻接過“孝心”話題說老人因價格貴而生氣就會導致血壓上升。說的合情合理,巧妙而幽默地說服了老板。

幫助回憶

在英國的一個大型機場售票廳裏,許多遊客正在排隊購票。忽然,一位西裝筆挺的紳士粗暴地指責售票員工作效率太低,耽誤了他寶貴的時間,並威脅地對售票員說:“你們知道我是誰嗎?”面對紳士威脅式的話語,售票員沒有和他爭吵,而是對別的旅客說:“你們有誰能幫這位先生回憶一下嗎?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了!”遊客們頓時哄然大笑起來,紳士則羞得滿臉通紅。大道理:售票員心平氣和地面對紳士的威脅,幽默地請其他乘客來共同品評,這樣達到了打擊紳士的目的,可見在即興說話中爭取同盟是很重要的。

全都知道

有一次,肖伯納參加一次豐盛的晚宴,有一個淺薄粗俗的人在他面前滔滔不絕地吹噓自己的才學,好像自己樣樣都精通。肖伯納畢恭畢敬地聽了很久,可那人越講越起勁,根本沒有停的意思,最後,肖伯納終於忍無可忍地說:“朋友,有了我們兩個人,世界上的事情就全都知道了。”那人不解地問:“不見得吧!這怎麽可能呢?”肖伯納說:“怎麽不是?世間萬物你這樣通曉,就差一點,不知道自己令人厭煩,而我又恰好知道這一點,我們兩個合在一起,不就是‘全都知道了’嗎?”大道理:肖伯納沒有直接說出這個人令人厭煩,而是故意繞了個彎子,從側面猝不及防的給他以致命的一擊。

與總統同床

1948年紐約州長杜威和杜魯門競選美國總統,民意調查顯示杜威遙遙領先,總統一職似乎已是杜威的囊中之物。選舉的當天晚上,杜威感覺勝券在握,準備祝賀時問太太:“你就要跟美國總統同床了,感受如何?”“太榮幸了,”她回答:“我簡直等不及了。然而開票之後,出乎意料的是杜威慘敗,杜魯門連任。第二天早晨,杜威夫婦在旅館裏一面吃早餐,一面看報紙。杜威太太問她丈夫道:“請問,是杜魯門到這兒來,還是我到華盛頓去?”大道理:在一件事情還沒有結果的時候,不要妄下定論,以免遭人恥笑。